无知的重病患者

我们为什么要学佛?佛法对于我们的人生究竟意味着什么?正确的学佛动机和态度应该是怎样的?

学佛是为了解决自身烦恼——这是我内心的声音。随着修学深入,不断用正见观照自己,烦恼慢慢在消除。(当然这里是指自已以为的粗猛烦恼,而一个个念背头后的微细烦恼,我都没有来得及发现。)于是我放松了警惕,串习的惯性又开始了,修学进入瓶颈期,对法义自以为都明白了,出现了懈怠、停滞和不以为然。

当这些问题又一次摆在我面前时,深层次地问自己:“我是一个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吗?”

“认识烦恼是病,无明是病,自己是病者,众生也是病者。”这是书中写的,我很认可。而这个认可,如果结合自己实际的表现,还是停留在知识层面,完全没有落实到心行上。因为当我解决了自以为的烦恼时,我开始满足现状。我甚至产生了愿一直为人的想法:喜怒哀乐也挺好,这个花花世界多么的美妙自在,我开始享受这短暂的人生。

导师说:凡夫目光短浅,一点点快乐和利益就会将我们蒙蔽,使我们无视生命的危脆,无视人世的无常,无视恶道的痛苦结果。这不正是我的真实写照吗?当我享受着幸福的小日子时,我忘记了无常,忘记了因缘因果,更忘记了还有更多的人正陷在烦恼中不能自拔。这种自我满足使我忘记了导师不断地重复的话:我们要为利益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修学佛法。

这一刻,我意识到原来自己口口声声说的发菩提心,只是停留在知识层面。

当这根刺从自己喉咙慢慢拔出来时,我的“自以为”又一次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停下来好好用佛法进行观照,再看以前写的分享稿,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在玩着“我”的游戏,只是变得更高明和顺理成章了。一次次用正见看自己,勇敢地去揭开伪装,如同刮骨疗毒。

当看到一个赤裸裸的我时,我失眠了。晚上闭上眼,只觉得上方有无数的眼睛(我的,导师的,千千万万的)在看着这个自以为的“我”。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正很害怕地看着这个世界,我害怕受到父母的批评和别人的指责。我努力地学习,勤快地帮助妈妈干活,只是为了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优秀的。突然发现,我所有的努力都只是在表现我,突出我,实现我的主宰!我被这个自以为的“我”牵着,不得自主!

衣食住行充满“贪嗔痴”,冲动消费,遇到好的,便宜的,不去想有没有用就购买;东西坏了,第一时间不是想着如何修一下,而是想着要更换;用水、用电从无节制;和别人交流时,总想突出自我,表现欲太强,无倾听能力;小烦恼屏蔽,大烦恼爆发,不顾及他人,情绪化;遇到困难逃避、麻木、固执……

我所停留在的小幸福,只是因为凡夫心用了惯用的伎俩——麻木!我以为这些是长久的。我忘记了死亡,忘记了这些都会在某一时刻离开,忘记了到时将要产生的烦恼。

如果没有这种次第的修学和导师一直的叮咛,我还会继续陷入这个错误的观念中。

写到这里,我又看到了自己这个重病患者,不知无常、生死,麻木地生活,最终再次陷入无休止的问题和违缘。这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再一次庆幸自己进入了三级修学,可以随时用正法照见自己的无知。保持清醒,需要佛法的浇灌,更需要一位慈悲智慧的导师,还需要一颗向上的心。

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导师,感恩一切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