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要怎样才能安居乐业?

太虚大师简介

太虚大师(1890-1947),俗姓张,乳名淦森,学名沛林,法名唯心,是中国近代佛教改革运动中的一位理论家和实践家。由大师亲手创立、主持或讲过学的佛学院有:“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柏林教理院”、“汉藏教理院”等。这些佛学院为中国近代培养一大批、好几代优秀的佛教弘法人材,其流泽惠及于今。大师的一生,都献给了振兴佛教、建设新佛教文化的事业,是一位身体力行、真正的得道高僧。???

在佛典里有这样的两句话:“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今天在座的诸君,已是一个人世间的人,又能来到这儿听讲佛法,因此,我今天特提出此“学佛先从做人起”来讲。

我们还保存着这人的身体,但在世间的难疗的生死中,我们说不定会堕诸恶道,到那时,有谁来听你的一腔哀声?

所以,做了人,倘若不学佛法,岂不是在人生道上空跑一趟吗?因此,不由的想到“人身难得,佛法难闻”的意义,引起我讲此题的动机。

太虚大师法像

先从做人讲起。

如我们现在所得的人身,有什么善因,有什么胜缘而得来的呢?

既得了人身,生活在这无边的人海里,要怎样的资养它、维持它才能够很安善的过这一生呢?

更进一步讲,要怎样使其了知人生的真意义而且得到人生最高的真价值,才不辜负这人身呢?

这些问题,一到深处,便必须学佛才有解决的希望,否则生死难关冲不破,弄到“船沉人尽”,沉到生死海里,毕竟失了人身难得的真意义和价值了。

1929年,太虚大师在伦敦

我们毕竟是人世间的人,我们不是披毛戴角的动物,因为我们有人的身体。然而,我们的人身,究竟从何而来呢?

我们的回答是:(1)从自身过去世造作了能得人身果报的福业――因,再凭借了现在世(2)父(3)母的体――缘。

由此,可知道我们此身的来之不易。倘若没有过去世福业的因,和现在世父母的缘,我们做人基础的身体即无由成立。

了知构成此身体的因和缘,所以我们要继续培修福业,而同时对于父母要孝顺恭敬奉养,这是人生应作的第一要事――培本报恩,也即是开辟未来世的升进之路!

大师着亲自设计的僧服照,这是他提倡的佛教现代化的一部分

我们从生身起以至老死,每天所需要的衣食住行之具,从何而来?

你如果肚皮饿了,有食物来充饥;冷了,有衣服来遮体;风雨袭来,有房屋给你住;你如果往何处去,有道路给你走。

这些资生的赠与,都是仗人类互助的能力――大众的力量而得到的。人世间林农工商的共同的能力,维持了你的生命,资养了你的生命。换句话说:你的生命完全倚靠社会大众的能力来维持、资养。

所以你要去服务社会,替社会谋利益,凡是社会各种辛苦事业,你要耐劳的去做――这是第二报酬于社会的。

大师标准像

人生在世,要怎样才能安居乐业?

固然,我们的生命由社会群众的力量来资养,但社会如何能使它安宁?我们常能得到礼乐的生活呢?

这即是要有国家。有国家,则有政治、法律;对外有保护疆土之责的军队,使强暴之外患不能侵入,奸逆之内乱可以弭除,即天灾疫难,亦可设法防止。

若无国家,不但外患无法抵御,国内人民的生命也没有保障,生活也没有安宁,要报父母、社会恩亦无从报起。

所以,我们更要报答国家恩,大家要以爱国心为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