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旺担保】叙利亚文学

[拼音]:xuliya wenxue

16世纪初,叙利亚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下,它的文学主要是因袭旧传统。19世纪末,叙利亚人民的民族意识觉醒,为反对土耳其暴政,进行了长期的斗争。在埃及近代文化复兴和欧洲文化影响下,文学创作活动逐渐发展。作家阿卜杜·拉赫曼·凯瓦基比(1854~1902)撰写《专制的本性》等著作,抨击土耳其暴政;杰卜拉伊勒·德拉勒(1836~1892)的长诗《王位与寺庙》,号召叙利亚人民推翻土耳其的统治;弗朗西斯·麦拉什(1835~1873) 的小说《真理的丛林》,表达了人民追求自由、解放,建设新世界的要求;作家、诗人艾迪布·伊斯哈格(1856~1885)的诗歌和作品热情歌颂人的尊严和自由,他还翻译介绍了一些欧洲文学作品。这些作家和诗人是叙利亚现代文化复兴的先驱。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大批文学家不堪忍受压迫,流亡国外。剧作家艾布·赫利勒·格巴尼(1833~1903)侨居埃及,根据历史传说和《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共创作了50多部戏剧。诗人奈西卜·阿里达(1887~1946)侨居美洲,是旅美派文学中“笔会”的重要成员,著有历史小说《迪库·金的故事》(1921)。

1919年,一批作家和诗人建立阿拉伯科学学会,出版文学作品和文学刊物,他们对复兴民族语言和发展民族文化作出了贡献。

1920年,法国对叙利亚实行委任统治。1921至1945年间,人民举行多次武装起义,这对叙利亚现代文学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诗人舍菲格·杰卜里(1898~)在《黄莺之歌》一诗中,用象征手法表现了殖民主义对人民自由的压制。海鲁丁·齐拉克利(1893~)的《我的祖国》等诗,猛烈抨击殖民主义者的暴行。麦尔德姆·贝克(1895~ )在《盟约和邻居》中,揭露殖民主义宰割弱小民族的命运。诗人巴德维·杰拜勒(1904~)等也写了大量诗篇,声援民族斗争。诗人欧麦尔·艾布·雷沙等则用象征和寓意手法抒发对祖国、民族的忧虑和关切。

这一时期著名作家迈阿鲁夫·艾纳乌特(1892~1948)的小说《欧麦尔·本·海塔卜》(1936)、欧麦尔·艾布·雷沙的诗剧《济·卡尔战役》(1936)等历史题材的作品和赫利勒·欣达维(1906~)取材于希腊神话的戏剧《盗火者》,歌颂了阿拉伯民族光荣的历史和反抗异族的传统。有些作家则描写社会现实生活,如苏卜希·艾布·厄尼迈的小说《夜晚之歌》,阿里·海勒吉的《春与秋》(1931),穆罕默德·奈贾尔的《大马士革宫廷》(1937)等,它们在不同程度上表现了民族斗争和婚姻爱情方面的问题,但大多带有伤感情调。

30年代在小说方面有重大突破的是福阿德·萨伊卜(1910~1970),他的短篇小说《机器的葬礼》(1932)表现先进的技术在农村引起的反响和矛盾;短篇小说《伤痕史》反映了农民自发反抗奥斯曼统治的斗争,艺术上富有特色,被认为是叙利亚现代小说的起点。舍基卜·贾比里(1912~)的长篇小说《贪婪》(1937)、《捉弄人的命运》(1939)描写西方文化侵入后叙利亚社会中的变化,反映了青年的生活、理想和内心矛盾。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1951年,一批作家成立叙利亚作家联合会,他们反对“为艺术而艺术”,提出“艺术为人民、为生活、为社会服务”的口号,对叙利亚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954年,哈纳·米奈发表长篇小说《蓝灯》,描写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叙利亚人民的生活和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是叙利亚现代文学中的一部重要作品。

50年代和60年代是叙利亚文学创作的繁荣时期,大量表现民族解放斗争是一个突出特点。著名的作家和作品有女作家艾勒法特·伊德利比(1912~)的短篇小说集《叙利亚故事》(1954)、《别了,大马士革》(1963),阿卜杜·塞拉姆·欧杰利(1917~)的短篇小说集《背叛者》(1960),阿卜杜·拉赫曼·巴沙的短篇小说集《英雄的土地》,穆拉德·西巴伊的短篇小说集《最初的火星》(1962),扎卡里亚·塔米尔的短篇小说集《白骥的嘶鸣》(1959),塞拉迈·奥贝德的长篇小说《艾布·萨比尔》等。这期间也有不少作品反映了社会问题,如海德尔·海德尔的短篇小说《豹》,描写农村的阶级矛盾和农民的自发斗争;乔治·萨利姆的短篇小说集《穷人们》,表现了劳动人民的贫穷和苦难;哈尼·拉希卜的长篇小说《失败者》,表现一群大学生所经历的曲折的生活道路;法兑勒·西巴伊的长篇小说《忧尽欢来》(1963),暴露了社会的黑暗势力,歌颂了劳动和斗争。其他还有赛义德·胡拉尼的短篇小说集《又一个严冬季节》、绥德基·伊斯梅尔的长篇小说《叛逆者》(1965)等。反映巴勒斯坦问题的作品也佔有重要位置,如白迪阿·哈吉的短篇小说集《忧伤的土地》(1961),法里斯·泽尔祖尔的短篇小说集《直到最后一滴血》(1961)等。

比较重要的诗人有苏莱曼·伊萨(1921~),他在《与黎明同在》(1954)、《无边的海浪》等诗集中歌颂了阿拉伯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尼扎尔·格巴尼(1923~)在《姑娘对我说》、《你属于我》等诗集中描绘了阿拉伯妇女的生活,抨击社会陋习,歌颂纯真的爱情。

30年来,现实主义是叙利亚文学的主流,但也有许多作家采用存在主义等方法表现这期间阿拉伯和中东剧烈动荡引起的社会问题和矛盾以及人的苦闷和追求,如乔治·萨利姆的长篇小说《在流放地》(1962),穆塔尔·塞法迪的长篇小说《命运的一代》(1960)、《职业革命家》(1962)等。

70年代的重要作家和作品有哈纳·米奈的长篇小说《阴云天的太阳》、《锚》、《馀影》,扎卡里亚·塔米尔的短篇小说集《闷雷》,艾勒法特·伊德利比的长篇小说《不流泪的人》等。

参考书目

沙米·凯亚里:《叙利亚当代文学》,开罗,1959。

艾哈迈德·琼迪:《叙利亚诗人》,贝鲁特, 1965。

欧默尔·达戛格:《叙利亚现代文学史》,叙利亚阿勒颇,1979。

阿德南·本·祖莱德:《叙利亚戏剧文学》,大马士革。

更多信息: 澳门新京葡app 亚博登录页面